会员中心 |  会员注册  |  兼职信息发布     浏览手机版!     200字以内将免费由人工为您翻译!! 留言板 |  RSS订阅 |  设为首页 |  加入收藏  繁體中文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文章 > 笔译技术 > 正文

从失误看译者的修养

发布时间: 2017-09-12 09:35:22   作者:etogether.net   来源: 网络   浏览次数:
摘要: 注意译文与原文两种语言的使用者间之文化隔阂,不能以已度人即以译文文化度原文文化,要主动帮助不通译文民族文化的原文作者铺...


我们的英语报刊基本上还处于汉译英阶段,直接用英语报道的尚在酝酿准备阶段。因此,本文要谈的,仍是从词语(而不是其它)角度出发的。请先看一例:
1. A new national record 一 58.06 metres — was by Beijing discuss throwers Li Winen at a track and field meet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China Daily, Friday, April 24,1981, p. 6
句中的“discuss”看来不是排错(排错一般不大会加上一个字母)而至少是译者打字稿上的手误。但虽仅一字之差,“铁饼 (discus)译成英语竟变成“讨论”(discuss)了,所谓至少是“手误”, 这就意味着很可能是译者的拼写能力较弱——笔者接触过某些年在二三十岁之间、英语专业毕业的青年同志,他们拼写起来比较马虎。请再看一例:

2. A whole crisp, skinned, roasted fowl (ducks are force-fed on a special diet) is eaten sliced, self-sandwiched in thin flat unleavened bread (bao bing) or sesame buns and scallions, according to one's preferenc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China Daily, Friday, April 24, 1981,p. 5
这段译文的原意是对外宾介绍名闻遐迩的北京烤鸭。北京鸭色香味俱美,主要是美在皮上。如是剥去了皮的北京烤鸭,色香味三美俱丧,有谁问津?!可是细看上列译文,那北京烤鸭却明明是似有“脆” (crisp)而实无“皮”(skinned)、但〃皮”之不存(已经“skinned”即“去了皮”了!),“脆”将焉附?此其一。再就是“self- sandwiched”中的“self" 指的是谁?可能是指北京烤鸭自己吧?不能啊,因为烤鸭自己不会跳上薄饼并把自己用薄饼包起来的。那么,可能是吃烤鸭的外宾吗?更不能——外宾是吃薄饼包烤鸭的, 怎么能把自己包在薄饼里呢?!还有一例不得不看:

3. Diners coming in from the cold of a Beijing winter's night swear by a huo guo workout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China Daily, Friday, April 24, 1981, p. 5
这句译得更出奇了。简直是在替北京的火锅做反宣传了—— 怎么饭店的顾客竟然围着火锅而破口大咒骂(swear)呢?!也许,这个“swear”乃“sweat”之误。果然如此,那也是不通的。因为中外文化不一:按我们的习惯,冬天吃火锅冒一身大汗是一种乐趣,但在外宾(至少是英美外宾),即使在冬天也不以冒汗为乐事。由于不注意中外的习惯,以“冒一身汗”去吸引外宾吃火锅, 人家倒要考虑考虑:吃火锅冒一身大汗之险究竟值得不值得?——即便在隆冬之夜。

翻译而失误,原没啥了不起。只要大家从自己和旁人的失误中吸取教训就是。笔者由此三则译例所得之教训是:
甲. 注意拼写以免引起不解或误解;
乙. 注意词语(特别是词组)的句法结构,以免词不达意;
丙. 注意译文与原文两种语言的使用者间之文化隔阂(culture gap),不能以已度人即以译文文化度原文文化。要主动帮助不通译文民族文化的原文作者(例3的汉语撰稿人以为外宾也同我们一样——冬天喜欢冒汗)铺平通向译文读者的交际(communication)大道。
 

我来说两句
评分: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
【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】
评论列表
已有 0 条评论(查看更多评论)